手机版
1 2 3 4 5 6 7 8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一站式翻译与技术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17-06-27 14:27  点击:

世联翻译 加速您的全球交付!  依托强大的翻译人才库、猎头能力和研发集成实力,率先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专业翻译资源,为政府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和大中型企业等用户提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流语种和稀缺语种的出国外派、同传口译、文档翻译、影音字幕等专业翻译与技术综合解决方案。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状况
王 辉 王亚蓝
 
提 要 本文从官方语言、官方语言谱系分类、主体民族语言、外语及少数民族语言五个维度,概述和分析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状况。“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有53种官方语言,属于九大语系,语言资源丰富,语言状况复杂。沿线国家重视语言问题,语言使用呈现出鲜明的区域特色。在对这些国家语言状况初步研究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一些思考,以期为我国制定和实施面向“一带一路”的语言战略提供参考。关键词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状况;语言战略
 
Language Situ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Countries Wang Hui and Wang Yalan
 
Abstract This article explores the language situation of the “the Belt and Road” countries, including offi cial language, ethnic lan-guage, and foreign language. Drawing on an extensive secondary research of offi cial and scholarly literature, we propose that at least 65 countries are connected by “the Belt and Road”, and no less than 53 offi cial languages are used in these countries. The study fi nds that most of the countries have one offi cial language, except 12 countries which have more than one offi cial language. Further, most of the countries emphasize the importance of offi cial language and stipulate that in the constitutions. Arabic serves as the offi cial language of 14 countries, mostly in West Asia and North Africa. Moreover, various ethnic languages are spoken in “the Belt and Road” countries,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ethnic languages is closely connected to the historical and political situations of the country concerned. Foreign language is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language situation of these countries. English is a global language and in many cases is a second language or a foreign language in “the Belt and Road” countries. Languages such as Russian have enduring regional infl uences and still are widely used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countries. Remarkably, Chinese becomes increasingly important along with the estab-lishment of Confucius Institutes. The paper shows that “the Belt and Road” countries have rich linguistic resources, complex language situations, and that language issues can be crucial for the success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s”.Key words the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language situation; language strategy*
 
目前,一般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约有65个。当然,“一带一路”是一个开放体系,这65个国家仅仅是一个基本的范围,包括东南亚11国、东亚1国、南亚7国、中亚5国、西亚20国、中东欧16国、东欧4国以及北非1国(详见表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量众多,65个国家占世界224个国家和地区的29%。
 
表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名单
 

区域 国家数量 国家名称
东南亚 11 东帝汶、菲律宾、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缅甸、泰国、文莱、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
东亚 1 蒙古国
南亚 7 巴基斯坦、不丹、马尔代夫、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印度
中亚 5 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西亚 20 阿富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阿塞拜疆、巴勒斯坦、巴林、格鲁吉亚、卡塔尔、科威特、 黎巴嫩、塞浦路斯、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叙利亚、亚美尼亚、也门、伊拉克、伊朗、以色列、 约旦
中东欧 16 阿尔巴尼亚、爱沙尼亚、保加利亚、波兰、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黑山、捷克、克罗地亚、拉 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马其顿、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匈牙利
东欧 4 白俄罗斯、俄罗斯、摩尔多瓦、乌克兰
北非 1 埃及
 
亚洲国家最多,有44 个。除新加坡等少数几个国家外,大多数国家都属于 发展中国家。各国的国情不一,整体来说也比较复 杂。从地域上看,这65个国家贯穿亚、欧、非三大 洲,既包含了像俄罗斯这样国土面积巨大的国家,也 包含了像尼泊尔这样国土面积很小的国家。从政治 上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涵盖了两种类型的社会 制度,既有社会主义,也有资本主义。从经济上看, “一带一路”辐射区域的经济规模大,经济总量多达 21万亿美元(徐立凡2014)。从宗教上看,世界主 要三大宗教——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教在“一带一 路”沿线国家均有分布。
鉴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不可能在一 篇文章中对其进行全面研究,本文以王辉(2015) 主编的《“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与语言政策》 (第一卷)中涉及的17个国家为主要参考,结合具 体案例尝试性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状 况做出总体描述和分析。
 
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官方语言
李宇明U015)说“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国 语或国家通用语就有50余种,算上区域内的少数 民族语言,可能达到200种左右。魏晖(2015)和 张日培U015)则说“一带一路”6)0多个国家拥有 的官方语言有40多种。为了解这65个国家的官方14 语言,笔者查阅了相关的资料,经过整理和统计, 确定“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的官方语言达53 种,具体见表2。
从表2可以发现,大部分国家从法律上讲都以 单一的官方语言为主,只有东帝汶、菲律宾、新加 坡等12个国家采用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官方语言。 在65个国家中,以阿拉伯语作为官方语言(或之 一)的国家最多,有14个,主要集中在西亚和北 非。东南亚和南亚有4个国家将英语作为官方语 言之一。以俄语为官方语言(或之一)的国家有4 个,集中在中亚和东欧。另外,有一些国家的官方 语言偏离正常的预设,比如东欧的摩尔多瓦,其官 方语言并非摩尔多瓦语,而是邻国的罗马尼亚语。 除官方语言以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使用的非 官方语言数量非常多,想要进行全面的描述非常困 难,本文暂不涉及。
 
二、官方语言谱系分类
为了厘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官方语 言的关系,我们需要了解上述53种官方语言的谱 系分类。目前,世界范围内的语言至少分为九大 语系:汉藏语系、印欧语系、阿尔泰语系、闪含语 系、乌拉尔语系、南亚语系、南岛语系、高加索语 系和达罗毗荼语系。一般来说,语言之间的“亲属 关系”从语支、语族到语系依次递减。

世联翻译公司“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一站式翻译与技术解决方案
表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官方语言

区域 国家
数量
国家名称 官方语言 区域 国家
数量
国家名称 官方语言
    东帝汶 德顿语、葡萄牙语     黎巴嫩 阿拉伯语
    菲律宾 菲律宾语、英语     塞浦路斯 希腊语、土耳其语
    柬埔寨 高棉语     沙特阿拉伯 阿拉伯语
    老挝 老挝语     土耳其 土耳其语
    马来西亚 马来语     叙利亚 阿拉伯语
东南亚 11 缅甸 缅甸语 西亚 20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语
  泰国 泰语     也门 阿拉伯语
    文莱 马来语     伊拉克 阿拉伯语
    新加坡 马来语、华语、泰米尔语、     伊朗 波斯语
    英语     以色列 希伯来语、阿拉伯语
    印度尼西亚 印尼语     约旦 阿拉伯语
    越南 越南语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语
东亚 1 蒙古 蒙古语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语
    巴基斯坦 乌尔都语     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语
    不丹 宗卡语、英语     波兰 波兰语
    马尔代夫 迪维希语     波斯尼亚和黑 波斯尼亚语、克罗地亚语、
南亚 7 孟加拉国 孟加拉语     塞哥维那 塞尔维亚语
    尼泊尔 尼泊尔语     黑山 黑山语
    斯里兰卡 僧伽罗语、泰米尔语     捷克 捷克语
    印度 印地语、英语 中东欧 16 克罗地亚 克罗地亚语
    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语、俄语     拉脱维亚 拉脱维亚语
    吉尔吉斯斯坦 俄语     立陶宛 立陶宛语
中亚 5 塔吉克斯坦 塔吉克语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语
    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语     马其顿 马其顿语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语     塞尔维亚 塞尔维亚语
    阿富汗 波斯语、普什图语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语
    阿拉伯联合酋 阿拉伯语     斯洛文尼亚 斯洛文尼亚语
    长国     匈牙利 匈牙利语
    阿曼 阿拉伯语     白俄罗斯 白俄罗斯语、俄语
西亚 20 阿塞拜疆 阿塞拜疆语 东欧 4 俄罗斯 俄语
巴勒斯坦 阿拉伯语 摩尔多瓦 罗马尼亚语
    巴林 阿拉伯语     乌克兰 乌克兰语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语 北非 1 埃及 阿拉伯语
    卡塔尔 阿拉伯语 总计 65个国家 53种官方语言
    科威特 阿拉伯语 (去除重复语言

 基于李宇明( 1997 : 274—279)、戴庆厦(2006 : 378—379)、欧潮泉(2007 : 330—356)、王远 新( 2009 : 324—332)、邢福义、吴振国(2010 : 326—332)和葛公尚、周庆生(2016 : 131—187)
 
等人对语言谱系的描述,我们尝试梳理出上述53 种语言的谱系关系。从表3可以发现,“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官方语言涉及面广,涵盖九大语系的不 同语族和语支。总体看来,这些语言以印欧语系为主,基本占到全部语言的一半以上。

语言战略研究2016年第2期总第2期
 
表3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官方语言谱系分类
 

语系 语族 语支 语言 语系 语族 语支 语言
印欧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语 印欧 印度一伊朗 印度 僧伽罗语
波罗的 波罗的 拉脱维亚语 乌尔都语
立陶宛语 印地语
罗曼 东罗曼 罗马尼亚语 汉藏 汉语
西罗曼 葡萄牙语 藏缅 缅甸语
日耳曼 西日耳曼 英语 宗卡语
斯拉夫 东斯拉夫 白俄罗斯语 壮侗 壮傣 老挝语
俄语 泰语
乌克兰语 阿尔泰 蒙古 蒙古 蒙古语
南斯拉夫 保加利亚语 突厥 葛逻禄 乌兹别克语
波斯尼亚语 黑山语 克罗地亚语 马其顿语 塞尔维亚语 斯洛文尼亚语 克普恰克 哈萨克语
乌古斯 阿塞拜疆语 土耳其语 土库曼语
达罗毗荼 南部 泰米尔 泰米尔语
西斯拉夫 波兰语 南亚 孟高棉 东孟一高棉 高棉语
捷克语 越芒 越南语
斯洛伐克语 南岛 马来一波利 尼西亚 西部 菲律宾语
希腊 希腊 希腊语 马来语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语 印尼语
印度一伊朗 伊朗 波斯语 中、东部 德顿语
普什图语 闪含 北部 希伯来语
塔吉克语 南部 阿拉伯语
印度 迪维希语 乌拉尔 芬兰一乌戈 芬兰 爱沙尼亚语
孟加拉语 乌戈尔 匈牙利语
尼泊尔语 高加索 南高加索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语


阿尔泰语系、 汉藏语系和南岛语系的语言次之,分别有6种、5 种和4种,剩下的则是一些语言数量相对较少的语 系。同一语系内部的语言“亲属关系”存在一定的 差异,分属不同的语族和语支。我们也应该注意 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官方语言与我国跨境语言 的关系。戴庆厦(2013 : 239)将跨境语言定义为: “语言的社会变体之一,是同一语言分布在不同国 家的语言变体。”语言的谱系分类将使我们清晰地 认识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哪些语言是与我国 语言相关的跨境语言,存在与我国语言互通的可能 性。黄行、许峰(2014)列出了我国与周边国家跨 境分布的50余种语言,其中涵盖了部分“一带一 路”沿线国家的官方语言。例如,哈萨克斯坦的哈 萨克语、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语、俄罗斯的俄语、 蒙古国的蒙古语和越南的越南语(京语)等。
世联翻译 加速您的全球交付!  依托强大的翻译人才库、猎头能力和研发集成实力,率先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专业翻译资源,为政府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和大中型企业等用户提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流语种和稀缺语种的出国外派、同传口译、文档翻译、影音字幕等专业翻译与技术综合解决方案。
 
三、主体民族语言状况
主体民族语言是与少数民族语言相对的概念, 是指国家内部人数占绝对优势的主体民族所使用的 语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主体民族语言众多。
世联翻译公司“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一站式翻译与技术解决方案

虽然各国情况不一,但基本上存在一些相似之处。
 
第一,多数国家对待主体民族语言的态度比较 明确,在宪法中会阐述其在本国的地位(即国语或 官方语言)。施正锋(2002)主编的《语言权利法 典》一书,涉及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相关国际组 织的语言立法情况,基本上涵盖了大部分“一带一 路”沿线国家。根据粗略统计,56个“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宪法中与语言相关的表述在此书中都有所 体现。此外,尽管沙特没有宪法,但在《国家基本 法》中有关于语言的表述。该书缺乏巴勒斯坦、不 丹、黑山、捷克、拉脱维亚、缅甸、塞尔维亚和以 色列8个国家的相关资料。笔者进一步查阅发现, 以色列没有成文宪法,捷克宪法中没有关于语言的 内容。除了这两个国家,其余6国的宪法中都有对 语言的相关规定。总体来看,“一带一路”65个国 家宪法中包含语言条款的国家达到了 62个。例如, 《柬埔寨王国宪法》第五款明确规定:柬埔寨王国 的国家官方语言和文字为高棉语(Khmer),在全 国范围内通用。(周雪2015 : 73)
阿拉伯国家尤为明显。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属 于政教合一型的国家,对待语言问题与宗教问题一 样,较为谨慎。因此,阿拉伯国家宪法中往往会出 现对主体民族语言——阿拉伯语地位的描述:“(某 国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王辉(2015)研究 了两个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在探讨 两国语言立法及语言政策时,分别出现了 “阿联酋 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和“阿拉伯语是本国(沙 特阿拉伯)语言”的提法。
 
第二,政府在语言生活中大力提倡使用主体民 族语言。Johnson(2013 : 10 )对比了两种不同的语言 政策:事实上(de facto)的和法律上(de jure)的语 言政策,二者的区别在于语言政策是基于语言使用还 是政策文本本身。按照Johnson的提法,“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有关主体民族语言地位的政策,既是法律上 的也是事实上的。在这些国家,主体民族语言不仅仅 被宪法确立为国语或者官方语言,更多的则是作为日 常交际的用语。以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为例,吉国原 为苏联的加盟国,历史上受俄语的影响显著。但自 1991年脱离苏联独立以来,吉国政府从法律上确立 吉尔吉斯语(吉国主体民族语言)为国语,同时在教 育、新闻媒体和艺术等领域大力推行吉尔吉斯语的使 用。据尹春梅(2015 : 54 )统计,“截止到2012年, 吉尔吉斯斯坦共有报纸195种,其中吉文报纸118 种,种类占60.5%,发行总量占61%”。这些数据说 明,吉国政府非常重视吉语的推广,吉语的使用在吉 国境内已占相对的优势地位。
 
四、外语状况
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外语已成为国际沟通的必 要工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语状况呈现出两 个特点。一是英语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最重要的外语。Ricento ( 2015 : 278)专门探讨了英 语全球化背景下的语言政策与政治经济,认为“英 语作为一门国际性语言的象征地位和声望是不可否 认的”。绝大多数沿线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英语 在其国际交往中发挥重要作用。王辉(2015)的研 究共涉及1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除了吉尔 吉斯斯坦、尼泊尔、白俄罗斯、捷克和拉脱维亚5 个国家没有明显地提及英语的相关情况,其余12 个国家均在不同地方涉及英语。英语在多数东南亚 和南亚国家中无论是作为一种官方语言还是一种外 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英语甚至在一些西亚国 家,如阿联酋、塞浦路斯等都有重要的地位。以阿 联酋为例,阿联酋属于政教合一的阿拉伯国家,其 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但在实际语言生活中,尤其 在教育领域,“由于外来人口等因素,阿联酋中小 学除了阿语课和宗教课外,大多使用英语为统一教 学语言”(白楠2015 : 8)。
另一个特点是区域性和地缘性较为显著。这是 由历史和现实等多重因素造成的。例如苏联的诸多 加盟国,在苏联时期倡导俄语的“霸主”地位,很 多民族语言长期得不到发展。苏联解体后,这些国 家纷纷将自己的民族语言确立为国语或官方语言, 并且在国内大力推行。但俄语的历史影响并未完全 消除,仍然在各国范围内大量使用,成为事实上的 外语或者通用语(lingua franca)。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 国际地位的提高,汉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 日益受到重视。根据笔者统计,截至2014年12月,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已建立孔子学院和孔子 课堂共172个,其中孔子学院114所、孔子课堂58 个。近年来,随着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及大 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的深化,汉语在东南亚国家 的地位不断提高,传播迅速。东南亚11国中已建 立孔子学院26所、孔子课堂

语言战略研究2016年第2期总第2期

19个,其中泰国最多, 已建立12所孔子学院和11个孔子课堂,约占东南 亚国家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总数的一半。世联翻译 加速您的全球交付!  依托强大的翻译人才库、猎头能力和研发集成实力,率先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专业翻译资源,为政府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和大中型企业等用户提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流语种和稀缺语种的出国外派、同传口译、文档翻译、影音字幕等专业翻译与技术综合解决方案。
 
五、少数民族语言状况
Ruiz(1984)在传统的“语言作为问题”和“语 言作为权利”的基础上,增加了 “语言作为资源”的 新视角,并进一步将其整合为语言规划观的概念框 架。将语言看作是一种权利和资源,意在从本质上承 认不同语言的合法地位,尊重语言的多样性,在此基 础上开发、利用和保护语言这种特殊的社会资源。从 这个角度看,任何国家的少数民族语言和其主体民族 语言或者外语一样都应得到应有的重视。
大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少数民族语言 都相对较多,语言资源丰富。印度是其中的典型。 作为南亚最大的国家,印度也是世界上拥有语言数 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其语言数量几乎同整个西欧的 语言总数相当。据周庆生(2010)的统计,如果加 上各地的方言,印度语言和方言的总数大约是1652 种。这一千多种语言和方言,主要隶属于印欧、汉 藏、南亚和达罗毗荼四种语系。
再以白俄罗斯为例。白俄罗斯是个多民族国 家,境内有一百多个民族,其中主体民族为白俄罗 斯族,人口占总民族的81.2%。俄罗斯族是第一大 少数民族,占11.4%,波兰族是白俄罗斯第二大少 数民族,占3.9%。俄语是白俄罗斯的官方语言之 一,尽管俄罗斯族人口不多,但多数白俄罗斯族会 讲俄语。除俄语外,白俄罗斯最为普及的少数民族 语言是波兰语,乌克兰语和立陶宛语只在国内局部
地区普及,其他人数较少的少数民族语言主要有阿 塞拜疆语、亚美尼亚语、格鲁吉亚语、哈萨克语、 拉脱维亚语、摩尔达维亚语、摩尔多瓦语、德语、 乌兹别克语等。主要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和文 字。(马雅琼 2015 : 93—94)
相对印度这样的大国,东帝汶作为“一带一 路”沿线最小的国家之一,其国土面积仅有14 874 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我国北京市的面积。境内也 只有十多个民族,其中78%为巴布亚人与马来人或 波利尼西亚族的混血土著人,20%为印尼人,剩下 的2%为华人,全国总人口刚过100万。尽管如此, 东帝汶的少数民族语言仍然有17种之多,包括12 种南岛语系的语言和5种非南岛语系的语言(王亚 蓝2015 : 20)。这些少数民族语言的使用,极大地 丰富了东帝汶的语言生态,也从侧面说明少数民族 语言的多少与国家大小并无必然的联系。
 
六、思考
语言作为人类文明交流的载体,应当成为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的桥梁。在对“一带一路”沿线 国家语言状况初步研究的基础上,我们提出一些思 考,以期为我国制定和实施面向“一带一路”的语 言战略提供参考,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
第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种类多,语言 资源丰富,语言状况复杂。仅官方语言就多达53种, 涉及九大语系。倘若再加上各国的少数民族语言,总 的语言数量则非常可观。各国境内的语言可以看作一 个语言库(linguistic repertoire ),不同的情境要求从 语言库中选择合适的语言,但语言众多带来的问题便 是选择和使用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难以避免,也是 “一带一路”国家面临的现实问题之一'。
第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视语言问题。65 个国家中有62个都在宪法中涉及与语言相关的条款。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对语言的规定出现在宪法 中,充分证明政府对语言问题的重视。通过宪法确立 语言地位已成为绝大多数国家的选择,尽管在实践层 面可能存在语言使用与法律规定不一致的情况。
第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特色明显,语 言使用呈现共性特征。按照地域差异,“一带一路” 可以分为东南亚、东亚、南亚、中亚、西亚、中东 欧、东欧及北非八个区域。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多重 因素的影响,区域内的各国在语言使用方面表现出 一定的相似性。例如,中亚国家大多受苏联影响, 俄语在区域内的通用程度高,成为事实上的族际通 用语。沿线西亚、北非地区多为阿拉伯国家,通行 阿拉伯语。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各个国家的语 言状况都有各自的特点,不能因为语言使用上的区 域特色,而忽略各国的语言状况差异。例如沙特和 阿联酋同为西亚的阿拉伯国家,语言状况差异却很 大,阿联酋的语言状况要比沙特丰富和复杂得多。
 
第四,我国语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 言

世联翻译公司“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一站式翻译与技术解决方案

的互联互通应该是双向的。一方面,我们要了解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状况,学习更多沿线 国家语言。另一方面,我们要抓住“一带一路”沿 线建设契机,因势利导,推动汉语在“一带一路” 国家传播,提升汉语的地位、影响力和通用性。世联翻译 加速您的全球交付!  依托强大的翻译人才库、猎头能力和研发集成实力,率先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6种语言专业翻译资源,为政府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和大中型企业等用户提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流语种和稀缺语种的出国外派、同传口译、文档翻译、影音字幕等专业翻译与技术综合解决方案。
 
 第五,开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状况 的研究,需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政策、设 施、贸易、资金等方面的互联互通密切配合,需 要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和民间力 量共同推动,需要利用孔子学院、相关高校和研究 机构、跨国企业等搭建合作研究平台,开展实地调 研,进行互利合作。
 
参考文献
白楠2015《阿联酋》,《“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 与语言政策》(第一卷),王辉主编,北京:社会科 学文献出版社。
葛公尚、周庆生主编2016《世界民族(第二卷)•种族 与语言》(修订版),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黄行、许峰2014《我国与周边国家跨境语言的语 言规划研究》,《语言文字应用》第2期。
徐立凡2014《一带一路辐射面有多大:经济总量21 万亿美元》,新华网,10月20日,http://news.xin-
huanet.com/fortune/2014-10/20/c_127116969.htmo
李宇明主编1997《理论语言学教程》,武汉:华中师 范大学出版社。
李宇明2015《“一带一路”需要语言铺路》,《人民日 报》(第7版),9月22日。
马雅琼2015《白俄罗斯》,《“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 况与语言政策》(第一卷),王辉主编,北京:社会 科学文献出版社。
欧潮泉2007《基础民族学:理论•人种•文化》(修 订版),北京:民族出版社。
施正锋主编2002《语言权利法典》,台北:前卫出版社。
王辉主编2015《“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与语言 政策》(第一卷),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王亚蓝2015《东帝汶》,《“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 与语言政策》(第一卷),王辉主编,北京:社会科 学文献出版社。
王远新2009《语言学教程》,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 版社。
魏晖2015《“一带一路”与语言互通》,《云南师范 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4期。
邢福义、吴振国2010《语言学概论》,武汉:华中师范 大学出版社。
尹春梅2015《吉尔吉斯斯坦》,《“一带一路”国家语 言状况与语言政策》(第一卷),王辉主编,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张曰培2015《服务于“一带一路”的语言规划构想》,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4期。
周庆生2010《印度语言政策与语言文化》,《中国社会 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6期。
周雪2015《柬埔寨》,《“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 与语言政策》(第一卷),王辉主编,北京:社会科 学文献出版社。
Johnson, David Cassels. 2013. Language Policy.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Ricento, Thomas (ed.). 2015. Language Policy and Political Economy: English in a Global Contex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uiz, Richard. 1984. Orientations in Language Planning. NABE Journal 8(2), 15-34.
责任编辑:袁舫

专业翻译,世联品质!岁月流转,不变的是我们永恒的品质和真情服务.世联上海翻译公司,广州公司,深圳公司,香港公司全体同事用心服务,奉献传世佳作.世联博众,成就卓越!高端上海翻译公司,专业同传口译,多语笔译,本地化,日语翻译,日文翻译,汉译英,英译汉等语言服务.路遥知马力,15年倾力打造钻石翻译品质。
笔译案例
同传案例
本地化案例
公司新闻

累计翻译字数

累计同传天数